青岸白栀

楼诚

三周年快乐!!!

     入楼诚坑的时间很短一年不到,很幸运的是还好没有更晚遇到楼诚,入圈是因为看了b站关于楼诚的剪辑,然后慢慢了解这个圈子,第一次注册lof,第一次动笔写同人就是关于他们的故事。
     我因为他们的感情而感动,我因为太太们笔下的他们而感动。
     因为楼诚我遇到了好多可爱的小伙伴,大家在群里讨论无数不同的话题,但只要一提到楼诚就有说不完的话,聊不完的天,心里便满是欢喜。
     这是楼诚的第三年,说好的500年好像也不是那么遥远,剩下的497年,大家一起坚守下去吧!!!
    

【蔺靖】八苦

第一次写蔺靖,内心极其忐忑,写的不好请见谅。为蔺靖打call😄  !  2000字多一点点,好歹也是10票来着(小声bb🙄)

人生有八苦: 生、老、病、死、爱别离、怨长久、求不得、放不下。
人生有四喜,金榜题名时,久旱逢甘霖,洞房花烛夜,他乡遇故知。
   

景琰你说,这八苦我都尝过,这四喜我却没体会完全是不是也是一大遗憾啊,我不需金榜题名,不求久旱甘霖,只是曾经想过洞房花烛你一袭红衣,只愿来世能早日遇你……



生:我是琅琊阁的阁主,一出生这个身份就安在我的身上,但是老爷子也不怎么搭理我,对我实行放养,还好在自己比较争气,功夫不差,人也聪明,还有许多红颜知己,年少时过的较为随心所欲,活的也较为自由。

我是大梁皇帝的第七子,少年时有敬重的皇长兄教导,有亲密无间的朋友和对我很好的母亲,所以我虽然本性比较倔,但是还好有人护着,少年时也算过的愉快。


老:一晃眼我都已经是古稀之年,已是满头白发的老头子了,身形也不如往年的灵动了,琅琊阁也交给了新人打理,我却总是想起当年金陵城中有一个人一袭红衣骑在马上的神情,一身甲胄血战沙场的样子,这辈子怕是不会忘了,再怎么样也忘不了。

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大梁朝堂已经不同以往那般
乌烟瘴气,开始焕发新的活力。我虽身处这宫廷中但总是会想起有一个人活的轻松惬意,总是有新奇的玩意,对我这个皇帝也完全没有惧怕,有时还随意说些让人心慌的话,真是不成体统,但是还好那些难熬的日子有他陪着。



病:我身体一向很好,年少时就很少生病,自己也是略通医术的,身体这方面往往不需要别人担心,可身边朋友的身体却总是不太好。梅长苏便也罢了,毕竟经历过那些事身体亏损严重,我也只能尽力而为。倒是他萧景琰,一个武将身体也不好,这是怎么弄的,罢了罢了,只有我多上心照顾一二,不然他自己也是不甚在意的。

我从小习武,多年戎马战场,对于一些小病小灾的并不是很在意,可能是日积月累,小病也成了顽疾,到后来便也容易生病且病势缠绵久久不能痊愈,我到觉得没什么,倒是那个蒙古大夫觉得是天大的事,每次都耳提面命,听我的耳朵都快起了老茧,但是有人关心的感觉确实挺好。

死:我觉得我活的真的很久了,身边的朋友,亲人,一个个离我而去,连我心上的那个人也已经走了好多年,终于也轮到了我,到也无甚遗憾,只是不知道那人是否等着我,还是已经喝下孟婆汤,走过奈何桥,步入了轮回,忘了我。

小殊早就离开, 母妃也已经去世多年,我也好像到了该去的时候,可是心中还有一人不曾放下,虽说我比他年长,比他先入黄泉也并没有什么意外,可我还是舍不得留他一人在世上,这般小女儿情态被小殊看见必是要嘲笑的,但是蔺晨,黄泉路上我等你啊。


爱别离:我爱他,虽说他是个男人,是大梁的皇帝,但我还是爱他。与以往的红颜不同,他是特别的,琅琊阁美人榜榜首的地位早已许他,因父亲说过这榜首的位置,需得你真心喜欢,若你喜欢那她(他)便是最美的。父亲应该也不会想到榜首的位置最终是一个男人,因为我本来也没想到。无关身份,无关性别,但我们都有放不下的责任,他的江山,我的江湖。也好,虽然不能相濡以沫但也能相望于江湖。

我有过王妃,并非不懂感情之事,但是那个人终究是不同的,他予我在兵荒马乱的时候一些安慰,在我痛失挚友时给我一个足够可靠的臂膀,我也曾想过放下一切,终究这份责任让我放不下,我不能辜负那七万亡灵,不能辜负皇长兄,不能辜负小殊,不能辜负大梁……,但是终究不能许他白头偕老的约定。


怨憎恨:我对他,无怨无憎无恨。于我而言他便是最好的,何谈怨憎恨。

我对他,无怨无憎无恨。他能在我身旁便是最好的,还说什么怨恨。


求不得:我这一生,领略了许多的美景,吃过许多的美食,看过人生百态,什么东西也不缺,也不喜欢强求,唯一想求得的那人,我又不愿他心中有所不安,便也罢了,我又能怎么办呢?认栽咯。

身为皇子我吃穿不愁,多年军旅生涯虽说常年在外,但也没受多大的苦,再说我并不贪心,年少时只想做皇长兄的副将,做他的左膀右臂,后来种种也不过宛如一场梦,我并不想要这个皇位,让人变的冷血,变得模糊了人性,唯一想留下的那个人,我不愿他困在这冷酷的皇宫里,他本该是自由的,我也不愿束缚他。


放不下:我这一生过的洒脱,说好听点便是心胸开阔,不拘小节,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就是大多数事和人都不能让我放在心上,仅有少数几人除外。尤其是那人,虽说是皇帝衣食无忧,有人护着他的安危,但我终究还是放不下的。

我这一生不喜强求,想要挽回的终究还是挽回不了,想要留下的也不曾留住,我放不下蔺晨,是因我又怕终究连他也还是留不住,不敢举起,便也谈不上放下了。

萧景琰,下辈子等我可好,我带你去看这大好河山,带你去吃好多美食,带你看日出日落,带你去做上辈子想做却没能做的事,然后再一起变老可好?
蔺晨,下辈子早点来找我啊,我不再是皇帝,你也不再是阁主,我们一起做什么都好,住进一个靠近湖畔,周围都是树的房子,做着喜欢的事,然后一起度过余生可好?


 “我欲何求?执子之手。同赏明月,共读红楼。庭中遍植,依依杨柳。年年凝碧,岁岁弄柔。我欲何求?偕子白头。相偎相伴,无怨无尤。青山隐隐,流水悠悠。死后归土,并葬荒丘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万灭之殇《九灭莲生》

字数:2019(不加开头的内心戏)

可甜了!

      (复习让我压力山大,忍不住了来一下,内含occ,请温柔对待我好吗?😎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妹子说文和烟花文撞了梗,好像是有点,摸着良心发誓,自己写的。但是下次会注意的!!!但是 这位同学@烟花即将弃坑 麻烦你记得我的高考祝文🙄

    

谭宗明:

      好久不见。

      我没有想到我会爱一个人这么久,我们没有互相许诺过什么天长地久,也没有什么到死也要在一起的决心,但是终于我还是对未来生活中有一个你,充满了满满的期待。

      离开你之后,我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,有的眼睛像你,有的鼻子像你,有的嘴唇像你,有的身材像你,有的连气质都像你。但是我知道他们都只是像你,都不是你。

       离开你之后我也乘着为数不多的假期去了好多的地方,去了巴黎、去了印度、去了旧金山、去了日本,去了泰国……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西藏,虽然高原反应让我吃了点苦头,但也不妨碍这个地方的美,这里真的可以洗涤心灵。在这里度过短短的一周,我仿佛已经走完了整个人生,回首这35年的光阴。我发现除了我的父母,你一直在我的生命中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 离开你之后,我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,原来我们离开了对方也能活下去,只是心空了一块,没有办法填满,也没有人能够把它填满,你说你究竟是给我下了什么蛊?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在各自的世界里安好,你还是那个轻易就能搅动上海滩的大鳄,我依然还是个骨科医生,但在电视上看到你时,你好像瘦了,脸上的褶子更多了,笑容变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这一生走过很长一段路,遇到很多的人,懂得许多的道理,但是还好遇见过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能够圆满完成的事,也没有那么多能够相处到最后缘分,但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,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让我在老去后能有一份最值得回味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封信不会到你的手中,因为我不会把它寄出去。我会把它放进信封里,妥善保存,到了满头白发,牙齿松动的年纪,坐在摇椅上,慢慢看,看看自己年轻的样子,看看曾经诉说的爱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赵启平

(写西藏是因为仓央嘉措,世间最美的情郎实在是太戳我,没有办法抗拒~~😆)

夸奖!!!

       在看跨界歌王,我家母上大人说王凯的声音起来特别舒服🙄🙄🙄
     (抑制不住内心的小骄傲)就说了句,我也这样觉得😂😂

下篇大刀

        发糖彻底打击到我了,写的什么玩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so,下一篇开大放血(说取关的某人,你等着虐不死你) @烟花笑

【楼诚】发刀还是发糖这是个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次发楼诚文就是刀,某人说我是虐文种子选手(哼!我才不承认)。那么问题来了,下一篇文是再来一刀,还是甜甜的日常呢?(认真思考脸)🤔

【楼诚】 清明

     入楼诚坑6个月,第一次动笔写关于他们的故事,文笔不好,求轻喷

      湖滨公园的小区里住着一个单身老人,大概70多岁。他与其他的老人不同,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,也不喜欢闲谈,只是喜欢到湖边有个小树林的地方坐着,手中拿着一本看上去有些年头的书,应该是因为主人的爱护,书看上去没什么损坏,封面上的字不是中文,据说是法文,所以他拿的应该是本法文书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他曾经是个汉奸,也有人说他是一个共产党,各种说法都有,但老人也从不出面回应过,只是过着自己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我与他并没有什么交集,以上都是从小区里那些八卦的阿姨口中听到的,当我听到时也只是一笑而过,并不甚在意。
         终于在几个月前我见到了这个被大妈用来消磨闲暇谈话时光的男人。
         他看上去很精神,鼻子很挺,下巴棱角分明,眼角的皱纹很深,带着一副金丝眼镜,头发虽然花白却梳的很整齐,身材略微有些发福,但是脊背挺直,颇有绅士风采,但是却更像个军人。当你看到他的眼睛时你会发现,这是一双经历了岁月的双眸,他仿佛能够看穿你的所有,这双眼睛散发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魅力与智慧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见了我,但是我们没有交流,只是互相点头示意。我看他好像要去一个地方,在这个下着绵绵细雨的天气,撑着一把黑色长伞,步伐坚定的向目的地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刚刚为姥姥打扫了她现在的居住地,我静静的站在她的墓前看着。她已经离开我两年了,那段最难接受的日子,我还是熬过来了,只是现在念及她时心中总有被蚂蚁啃噬感觉,虽没有之前一般的撕心裂肺,但是却也一直隐隐作痛挥之不去。她总告诉我人要向前看,不要一辈子沉浸于过去,毕竟这个有趣的老太太最大的心愿是希望我过得开心。我放下手中的花与她告别,决定下次再来看她。
        当我撑着雨伞向山下走时,我又看到了那个老人,他站在一块墓碑面前,右手撑着那把黑色长伞,左手捧着一束花。我走到他的身边,看向墓碑。虽然觉得失礼但好奇心还是让我问出了口
        “老先生,请问这是您的家人吗?”
      老人没有回答我,这时我也为我的失礼感到十分抱歉,为什么要去问别人的私事呢?当我正准备道歉离开时老人开口了。
      “他是我的爱人也是我的战友”。说完后便不再开口,只是用一种温柔且专注的眼神看着墓碑。
     我有一些震惊,但却又觉得好像理所当然,又站了一会儿,我知道不该继续打扰他,便对他说了一句先生再见,老人没有什么反应,但我知道他听到了,当我往山下走了一段路程之后,忍不住向山上望去。
     在绵绵细雨中老人的背影不甚清晰,但是脊背看上去还是那样挺直,我仿佛看见他的身上曾经背着一座大山,虽重虽沉,却也没有压垮他的脊背,但我总觉得他的身边肯定曾经有人为他分担,让他能够在这巨大的压力下喘一口气。而我却没有看到现在他的身边有这样一个人。随后我转过头继续向山下走去。
      我和老人在这之后没有再见过,只是前两天我听说他去世了,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痛苦,脸上带着笑容。当时心中仅有对一个逝去生命的惋惜,却也没放在心上。但当听到老人姓明时,忽然间回想起那个墓碑上的刻字:
        明家二子明诚之墓,享年45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78.8.31